「封禅」是中国历史的大事,其实就是总经理向董座报告业务

文 :吕世浩

想栽培子女是每一个人共同的愿望,做父母的没有人不希望子女成才,可是子女成才的却很少,为什幺呢?我们中国人喜欢说「望子成龙,望女成凤」,但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各位,「望」是没有用的!

想要儿女成龙成凤,就要「教」子成龙、「教」女成凤,而不是「望」子成龙、「望」女成凤。要「望」,谁不会「望」?从小「望」到大,你「望」的事情有几件实现了?

而想「教子成龙、教女成凤」,就要教之有道、教之有术,不得其法,自然难以成功。

父母身教很重要,不会教就找个好老师

教育的首要,就是做父母的人身教重于言教。司马谈是什幺样的人,他自己是大学问家,一言一行都会影响儿子司马迁。光是跟儿女用讲的,那叫「望」;愿意具体力行,那才叫做「教」。

如果父母自己难以做到,该怎幺办呢?

那就帮孩子找位好老师!好的老师,足以影响人的一生。司马谈深知这一点,因为他自己就「学天官于唐都,受《易》于杨何,习道论于黄子」,受学于三大名师。而根据学者考证,他帮儿子找的老师,是孔安国和董仲舒!

司马迁跟随孔安国学古文,跟随董仲舒学《春秋》。在西汉一代,以学问和品德来说,都很难找出比这两位更加杰出的人物。这是司马谈为儿子的教育所做的努力,从后来司马迁的学术成就来看,这样的教育是极为成功的。

司马迁当官就把中国西南走一回

巡游天下回来之后,汉武帝便任命司马迁为郎中。郎中是皇帝身边的近卫,负责宿卫宫廷,但汉代往往会安排大臣或豪门之子,以及各种奇才异能之士来担任郎官。因为他们有机会见到皇帝,所以常为皇帝所重用。

司马迁担任郎中后,武帝就派他到外面去出使。去了哪些地方呢?「巴、蜀以南」是今天四川的南方,「邛、笮、昆明」则在四川峨嵋山和云南一带,等于再到整个中国西南地区走了一趟。

「封禅」是中国历史的大事,其实就是总经理向董座报告业务
司马迁出使西南路线图。|Photo credit:时报文化

既是奉命出使西南,回来就必须向天子呈报出使的结果,这叫做「还报命」。「是岁」,这一年是元封元年,既然叫「元封」,就知道和封禅有关係。这一年,汉武帝要去泰山封禅。

「封禅」是什幺?总经理向董座报告业务

什幺是「封禅」?说「封禅」是国家或天下大事,都不足以形容其重要性。「封禅」,是中国历史的大事。

用最简单的比喻,古人认为「天子」并不是这个天地真正的主人,只是代「天」来管理这个天下。如果用现代公司组织来说,天子只是总经理,「天」才是董事长。这就是为何当年康熙皇帝的祭天文告,要自称「总理河山臣爱新觉罗玄晔」的原因了。

总经理的业绩如果很好,上天就会对你有所福报;总经理的业绩如果不好,上天就会降下灾祸。再不改过,总经理可能就会被免职。

而封禅典礼,就是天子要向天地报告,他已经把天下治理得很好。此时应该举行一个典礼来感谢天地,让上天知道天下现在有多好,我们对祂的感激之心有多幺强烈,这就叫「为民报德」。

因此历代君王一旦实行封禅,就等于向天下宣告「太平盛世」的来临。所以历史上的封禅次数并不多。

以西汉为例,从东周天下分崩离析开始,春秋战国一直处于战乱之中,当然没有实施封禅的条件。后来秦始皇虽然统一了天下,也去泰山封禅,但下山时遇到狂风暴雨,秦朝也在短短十四年内灭亡,所以西汉人并不觉得那一次是真正的封禅。

西汉初年,陆续有楚汉之争、诸吕之乱、七国之乱,文景两代省吃俭用,百姓休养生息,因此也没有去封禅。到汉武帝时,他打算进行封禅大典,而此时距离上一位传说去封禅的西周成王,已经将近千年之久。

「封禅」是中国历史的大事,其实就是总经理向董座报告业务
汉武帝泰山封禅的无字碑。|Photo credit:时报文化

因此能够参加封禅大典,是几百年都未必能够碰到一次的机会。如今司马谈身为太史令,掌管天官,他绝对有资格参加。这是多少先贤苦苦等待却未曾遇到的机会,而他居然有幸参与此事,这是何等的荣耀!

于是司马谈跟着武帝封禅的队伍往泰山出发,但他发现事情愈来愈不对劲,因为武帝打算实行的封禅,根本就不是原来那幺一回事。

千年一遇封禅大典,司马谈多嘴没得参加

从《史记.封禅书》的记载来看,武帝之所以要去封禅,是因为神仙方士们告诉他,想求长生就必须封禅,这样才能得到上天的福报。因此武帝根本是依照方士的意见,来设计封禅典礼。司马谈深深反对这种不是为民报德,而是为了自己求仙得长生的封禅。

倘若你是司马谈,请问这样的封禅典礼,你还要参加吗?

这样千年一遇的大典,如果不参加,岂不是遗憾终生?但如此荒腔走板的典礼,如果参加了却什幺都不说,又怎幺对得起自己身为太史的责任?

最后司马谈决定,他要劝谏汉武帝,让封禅典礼回归正途!

这样做的结果是什幺呢?结果是,汉武帝决定把这个讨人厌的啰嗦老头留在半路,不带他去参加封禅大典!

于是司马谈就被留在周南,也就是洛阳附近,被禁止参加封禅大典。他因而悲愤病倒,眼看就要死掉了。

过去有些学者认为,司马谈是因为刚好生病,所以才留在半路,无法参加封禅大典。但从本文来看,这样的解释恐怕有问题。因为这句话中的「故」字,是「因为……,所以……」的意思,明显是因为「留滞周南,不得与从事」,所以才「发愤且卒」;而不是因为「发愤且卒」,所以才「留滞周南,不得与从事」。文章里的脉络清清楚楚,除非你要告诉我,司马迁连他父亲怎幺死的都记错了,否则我们只能够根据本文脉络来分析。

就在司马谈快要死掉的时候,司马迁刚好从西南出使回来,要经由洛阳到山东去见汉武帝「还报命」,没想到却在黄河与洛水之间的周南,意外地见到了父亲的最后一面。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吕世浩细说史记:入门篇》,时报文化出版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吕世浩

庞大恢宏的巨着《史记》汇集了中国上古文明的精粹,记载了无数精彩非凡的历史人事。太史公不只想记录历史,更希望从历史中找寻人类问题的终极解答。

《史记》只是一部书,却身兼经、史、子、集特质:在「史部」是正史鼻祖,在「集部」是散文大宗,在「子部」是一家之言,在「经部」是百王大法,后世再也没有出现如此宏伟贯通之作。

但是,司马谈与司马迁父子到底为什幺要写《史记》?答案全在〈太史公自序〉里。

被誉为「千古名序」的〈太史公自序〉是进入《史记》的大门,读通了这一篇自序,你不但能掌握《史记》的整体结构和要点,更将明了在中国史学最危险的那一刻,司马谈和司马迁父子是多幺勇敢地承担起责任,接续了史学的传统,因为觉得责无旁贷。

原来,从头到尾,《史记》都是一本私修史书。而司马谈和司马迁父子,正是以个人之力写出这部「史家之绝唱」!

翻开书,让台大历史系名师吕世浩引导我们细读《史记》,一探《史记》究竟,从历史人物的选择,汲取面对逆境的智慧。

「封禅」是中国历史的大事,其实就是总经理向董座报告业务 Photo credit:时报文化

Related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