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邱振瑞专栏》被遗忘的日本人:宫本常一

《邱振瑞专栏》被遗忘的日本人:宫本常一

对一个书虫而言,这样说,似乎有点自相矛盾,不过当下的情况就是如此。这原因有二,其一、并非急需研读的书籍(日本民俗学);其二、当时购书太多,又得送书返回旅馆,实在吃力因而作罢(我真想在东京有一辆哈雷机车可乘,这样必然增加买书的次数)。宫本常一《忘れられた日本人》一书,即是被我留置的书籍之一。

《邱振瑞专栏》被遗忘的日本人:宫本常一

坦白说,我之前遇见该书两次,却没有断然买下,直到数年以前,我于新宿车站东口 Book Off 的书架上,第三次遇见了这本书,心想此次不可无情错失,即使短期内没有阅读,也应该像招待朋友一样,把它带回家里书库。这次,我终于成功打消了心中这抹负疚感了。

我原本是这样设想的,《忘れられた日本人》一书,已是代表性的民俗学着作,随着宫本常一的脚步,进入几近被日本人遗忘(消失)的山村部落做田野调查,在理解日本文化上,必然是有所裨益。此外,它又是极佳的教材:将它作为文大中日笔译班人文社会课程的讲义,也是很有意义。据我理解,习得翻译的技艺固然重要,深入了解日本文化,同样不可轻视,许多初学者识得表面文字,却不解文化中的深意,无法译出深刻的文字,很大原因在于不谙日语的弦外之音。

《邱振瑞专栏》被遗忘的日本人:宫本常一

说来真巧,我暗自评价这本书的时候,2017 年 1 月,中国(北京十月文艺)出版了中译本,由译写双才的郑民钦译出,原书名稍作改动,取其涵义改为《被遗忘的村落》。在以出版畅销书为最高战略的书市里,能够出版这种冷门书籍的中译本,很有勇气和胆识,想必汉语圈的书虫们都予以祝福,并乐见它的读者今后如潮水般涌动起来。

宫本常一(1907-1981)有许多着作,《忘れられた日本人》是其中一部。我不是民俗学专家,在此,只能以推销良书的角度,援引该领域专家的见解,以有限的篇幅稍作介绍。众所周知,当我们谈论日本民俗学发展史之时,就必然提起柳田国男(1875-1962)这位在该领域的创始者。这位在东京帝国大学学习农政学,后来成为农商务省的官员,一直在思考这样的问题:「何谓日本人?」

《邱振瑞专栏》被遗忘的日本人:宫本常一

他为了解开这个谜题,不仅研读了文献史料,他甚至认为必须深入日本全国各地,了解或採集各地方的风土民情、民间传说等等,透过没有文字记载,只有口头叙述的历史文本,作为这门学问的基础。确切而言,他的田野调查範围很广,不仅实地勘查一般农民的生活,对象包括落居深山的农民作息,以及那些被歧视的贱民,这些实质有效的生活样本,正是柳田国男随着调查的深切和细緻记录而建构起的民俗学。进一步说,今天我们能较清楚地看见日本的常民文化的原型,柳田国男先驱性的奠基,的确发挥着长远的影响。

据同为民俗学家的木村哲也指出,儘管柳田国男于晚年时期,对于他勘查的研究成果视为「例外」之举,但不可否认的是,日本人自身对于「日本人像」的认识,对于以稻作为生的日本先民即「日本人原型」形象的确立,是透过他的论述和记述所形成的,这点应该并非夸大之词。而作为柳田国男后辈的宫本常一又如何开展他的民俗学研究?儘管他受到柳田思想的启发和影响,但并未受其记述的拘囿,而是以自己的方法,来建构独自的风俗学。

他以「深入和倾听民间的声音」为研究基础,探访各地的村落,与当地老人们秉烛夜谈,甚至採访到一名女乞丐、两名算命师,倾听他们的游历见闻。对他而言,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,这种宫本式的田野调查方法,远比官方的史料来得强而有力,而这样的採访记述,应该可为时代留下某些见证。换言之,这些生动的旅途见闻,后来成了《忘れられた日本人》一书的骨干。

相较于柳田国男从共同体中考察「日本人原型」的历史视点,宫本常一则从寻常百性的「日本人身上」,发现或重塑「日本人」的原始形象,这里不存在孰优孰劣的问题,只反映方法论的不同。也就是说,他们同样在探求日本人的理想原型,其间的差别在于历时性的对象,即使取样的时空不同,但细究之下,它们似乎包含着索绪尔语言学中的「能指」(signifier)与「所指」(signified)的涵义,即音响形象和语言的物质层面以及符号和意义的交融。

然而,在时代的境遇上,宫本常一没有柳田国男那样幸运,这位民俗学家经历着二战期间,他居住在大阪府堺,受到了美军的轰炸,他多年来调查的笔记相关资料和藏书,全在这战火中付之一炬了。他从熊熊大火中,唯一抢救出来的一册书,即是柳田国男的初期作品《远野物语》。这部作品最能展现柳田国男的治学态度,这是他为了对抗官方的文献史料,突显出被隐藏于历史背后的常民形象所做的记述。

《邱振瑞专栏》被遗忘的日本人:宫本常一

就这意义上而言,宫本常一抢救柳田国男的着作,不仅烘托出他的救书义行,更突显出他作为柳田国男精神的正统继承者。他们探访民间真切的声音,同样与官方史观保持距离,向招安或收编之手敬谢不敏,独立而清醒地从事田野调查,不在乎后世的评价,只求心安理得的通达,自由地走过寂静的树林、斜坡、危桥,走在逐渐被遗忘的村落,进行一场踏查的田野之旅。

诗意地说,每到八月中秋时节,不管是否飘下短暂的雨丝,有情者从他们走过的印迹中,似乎都可看见淡然月光的辉映,至少可发现那些逐渐被遗忘了的田野风光。

由想想论坛授权转载。原文标题:【日晷之南】被遗忘的日本人:宫本常一

Related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