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寻找教育创新的MAPS」─吴思华

「寻找教育创新的MAPS」─吴思华


文/吴思华/政治大学科智所教授

一○五年七月十五日,「梦二」在中正大学举办的最后一天,我应政忠老师的邀请,南下会见参加梦二的教师伙伴们,而这也是我第三次参与筑梦的活动。这一次共有来自全台各地、逾四千名教师伙伴参加。我到每间教室和老师们打招呼,分享他们共学共备教学的热情,心中有说不出的感动。我在大学教书超过三十年,老师们经常为了学术研究花费很多时间,但在教学上的共同探讨则不多见;反而是近来中小学老师们透过自发性的团体学习,不断努力追寻教学上的突破与创新。

这几年来台湾正面临巨大的环境挑战:科技快速进步、经济全球化、社会自由开放、产业致力创新转型...等多元议题,教育体制如何因应环境的需要,培养出新一代具有宏观视野、跨域整合的多元创新人才,是大家深切的期待。正规的教育系统在过去几年做了很大的努力,以一○七课纲为核心的十二年国教,为未来的教育勾勒出一个愿景蓝图;如果能够具体落实,将有机会翻转教育现场。

但是教育系统是一个超过三十六万人参与、每年由政府编列六千多亿预算支应的超级庞大组织,内部管控的複杂度可以想见。政策形成的过程还需得到民意代表、家长会和教师会的认同,政策执行时更需学校教职同仁的配合。由于参与者重,因此在政策落实的可行性考量下,对于具有高度前瞻性、改变幅度较大的创新往往抱持保留的心态。

更重要的是,教育需要因材施教并鼓励多元发展。每个学子的聪明才智、个人志趣、家庭背景都不相同,其成长过程的社区乡里文化也截然不同,所有学生要套用完全相同的教育制度、学习教材与办学方法,非常不符教育现场的实况、更悖离了因材施教的教育理念,而这其实也是多次教改面临的困难。许多坚持教育理念的热心朋友们,尝试透过民间力量私人兴学,在体制外探索不同的教育典範。但是,民间个人的资源毕竟有限,除了一些能获得足够的家长支持认同、收取高学费、自己自足的私立学校外,要全面启动多元的教育创新,进而影响更多数的老师与学子,在现实上则有相当大的困难。

因此,在庞大教育行政组织系统与民间个人的教育理念热情之间,寻找出一个整合的教育创新模式,是台湾未来教育发展过程中重要的课题。王政忠老师的新书《我有一个梦》,就在实践过程中,有意无意的形塑了一个值得我们大家反思与学习的教育创新模式。

政忠老师长期在南投偏乡爽文国中任教,以教好偏乡孩子做为他一生的职志。他不仅有热情、更有手段与方法;他发展出一套草根的「MAPS教学法」,让学子的学习变得有趣及更有效率。更重要的是,他愿意将他独创的教学方法与其他老师共享,透过网路社群与实体工作坊,用他的热情鼓励更多的老师们。

一○四年春天,政忠老师发起「我有一个梦」大型教学工作坊计画。我从脸书中看到这个讯息后,请国教署同仁全力支援协助。在王老师的感染下,经过不到半年时间的筹备,共号召了一千七百位来自全台各地、包括偏乡山间、远自离岛的教育伙伴们,于盛夏七月齐聚中正大学参加梦一的教学专业成长工作坊。我在会场与大家共同待了一整天,亲身感受到每一位参与伙伴们的专注投入与热情互助。我常想,如果教育体系中能有更多像王政忠这样充满热情的老师,那台湾的教育自然就能翻转了。

王老师的「偏乡圆梦」是未来教育创新一个可能的新模式:第一线的校长和老师们扮演教育创业家的角色,用他们的专业与热情,倡导新的教学、办学模式,并积极大範围地与社群伙伴分享;教育行政体系则扮演赋权育成的角色,提供这些创意更多弹性自主空间,赋与意义、并提供必要的资源与行政协助,协助其发展,让创新由下而上自然生成。如此,立足于草根的「体制间教育创新」,才能创意多元、百花齐放,又有如常充沛的水草滋润,是未来台湾教育创新可以依循的一条路。

摘自《我有一个梦》推荐序

「寻找教育创新的MAPS」─吴思华

数位编辑整理:廖佩汝
Photo:《我有一个梦》影片

Related Posts